濠江彩票

                                                                            来源:濠江彩票
                                                                            发稿时间:2020-08-07 00:02:17

                                                                            接着,麦克纳尼又开始重复着美国对TikTok的抹黑言论,诸如“TikTok收集大量用户隐私数据”、“(有)国家安全风险”、“不可接受”……

                                                                            结论前置的逻辑错乱者。阿德里安·曾兹常常采取先入为主、结论先行伎俩,将先因后果错置为先果后因,如《强制节育》预设“抑制维吾尔族出生率”结论,再罗织新疆全民免费健康体检是“查明违反计划生育行为”证据;预设新疆“限制少数民族自由”,然后将服务交通的治安管理摄像头列为监控民众自由的“证据”。这种预设结论的行径丧失学术底线,背离学术规则和职业道德,为学术界不齿。

                                                                            #健康发布# 【截至8月6日24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最新情况】8月6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37例,其中境外输入病例10例(上海7例,辽宁1例,江苏1例,四川1例),本土病例27例(新疆26例,北京1例);无新增死亡病例;新增疑似病例2例,均为境外输入病例(均在上海)。

                                                                            之后,麦克纳尼再被一名记者提问:凯莉,如果我可以的话,(提)最后一个问题,在TikTok问题上,总统昨天(3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就在现在这个发布室,(他说)美国“应该得到这个(交易)价格的很大部分(资金),因为是我们让它成为可能”,这里指的是微软对TikTok的拟议收购。“我以前还从来没听说过(可以)这样,或许你可以解释一下政府如何从一笔私人交易中获得价格一定比例的资金。你能否解释一下总统将如何做到这一点呢?”

                                                                            臆想连连的“学术”犯规者。阿德里安·曾兹惯以或然性推理代替必然性推理,频频使用“可能”“估算”“假设”等或然性词语,把严谨的学术研究变成任意猜想的儿戏,如《强制节育》中“新疆当局可能正在对有三个或以上孩子的妇女进行大规模绝育”“估计有164万已婚育龄女性”“如果准确”;又如《墨玉名单》中“泄露的文件是137页的PDF格式文件,很可能是从Excel或Word表格中生成的。进行这种假设的原因是……”这些把猜想当作必然推理而得出的结论有多少可信度?

                                                                            异想天开的“学术”梦呓者。阿德里安·曾兹把新疆正常招录民警,猜测成是为所谓“拘留运动”做准备;把深受新疆各族群众欢迎的“访惠聚”工作,想象成“拘留运动”的“决策基础”;把充分保障儿童上学的寄宿制学校和学前教育,臆想成“拘留运动”的“兜底保障”;把少数民族群众自主自愿到外地就业无端揣测为“强迫劳动”。这种生拉硬扯、荒诞不经的联想,活脱脱透露出阿德里安·曾兹“不怕不敢想、就怕想不到”的痴人说梦心态,暴露出其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蛮横无理。

                                                                            根据白宫网站公开的4日记者会实录,特朗普前一日的这番说法成了记者追问的热点话题。

                                                                            见风使舵的“学术”投机者。阿德里安·曾兹是神学教授,理应有一颗恬淡宁静的心,孰料却热衷于博取虚名,从美西方反华逆流中嗅得出名捷径,醉心于沽名钓誉。当他看到美西方借西藏问题干涉我内政时,认为这是“出名”的良机,便炮制一系列涉藏文章,有意提供给美西方政客和主流媒体炒作以“扬名”。现在,美西方把矛头对准新疆,阿德里安·曾兹看到涉疆研究是提高知名度的又一支点,便旋即转向新疆,在毫无学术积累积淀的情况下,拼凑出系列粗制滥造的研究报告,博人眼球、哗众取宠。

                                                                            截至8月6日24时,据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现有确诊病例843例(其中重症病例36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79088例,累计死亡病例4634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84565例,现有疑似病例3例。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798436人,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26499人。

                                                                            对此,麦克纳尼先是回答说,“好吧,我不会在任何官方行动(表态)上先于总统做出,但他已经表明了这一点。”根据路透社的描述,麦克纳尼是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先于特朗普做出回应。